别回头

我要上学啦~所以等我三年后高考完,再更文吧😝

[伞修]白无常和鬼差(一)

  在苍白的医院病房里,一个人躺在床上,床边围了一堆人。
   其中的苏沐橙蹲着身子,红着眼眶,抓紧床上人的手的手。“叶修,连你都要离开我了 。”
  “沐橙,乖,我走了以后,你要好好的。对了,记得把我葬在南山,离他近一点。爸,妈,抱歉,这是我最后一次任性了。对了,叶秋,这十几年一直是你在照顾爸妈,以后还是得由你照顾了。莫凡,沐橙,就交给你了。你要好好照顾她。大家,再见……”
  “滴——”仪器上的数值归零,证明躺在床上的彻底的告别了人世。叶父叶母相互搀扶着落泪,叶秋在旁边红着眼眶,紧紧咬着牙。苏沐橙被莫凡搂在怀里哭泣,兴欣众人都悲痛不已。
叶修葬礼上,很多人前来吊唁,有粉丝、有职业选手、有已经退役的……这位被称做荣耀教科书的人去世,在荣耀圈里掀起了巨浪。

   “唔……”叶修睁开眼,诧异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。“我不是死了吗?我记得我死的时候,看见了一个钩子勾住了我……”
  穿着古代衣服的鬼差对着死后来到鬼界有点震惊的叶修说:“哎,新来的!别震惊了,你已经死了。这里是鬼界。我是抓你来鬼界的鬼差。”
  “鬼界?鬼差?”叶修刚从震惊中回过神,就听到了鬼差的话。“古代的神话是真的?!”
  “对,是真的。好了,不跟你废话了,一会儿有事要干。我跟你简单介绍一下鬼界。鬼界,顾名思义,就是人死后变成鬼,再入轮回的地方。鬼界有鬼差,鬼差之上有黑白两位无常,四大阎王,以及鬼界的统治者,鬼王。鬼魂在鬼界最多呆一月,就要进入轮回。如果不想忘记现在拥有的记忆,就去当鬼差。鬼界有忘川河,往生井,三生石,奈何桥以及彼岸花海。彼岸花海冥府,记住,不要擅闯彼岸花海。好了,其他细节前面的客栈有,再见!”鬼差说完话后,又消失了。只留下叶修一个人消化刚才信息量巨大的话。
  “唔……总得来说,只要先去前面的客栈就行了吧。”叶修想前面的客栈走去。

我要写第一篇长篇了。加油,加油!

[伞修]陪与赔

“哎,你水平不错啊。我叫叶修,你叫什么?”
“你水平也不错,我叫苏沐秋。”
  在灯光昏暗的网吧里,两个少年第一次相遇。

  “喂,叶修,你在这儿干嘛?怎么不回家?”
  “啊,我是离家出走到这里的,没地方去。”少年微微一笑,像只无害的狐狸。“不如,你收留我怎么样?我上得厅堂下得厨房,玩得了游戏,打得了小强。”
    “呵呵,全能啊,可惜我家里没地方,不然一定领你回家。”苏沐秋一脸惋惜的表情。
  “唔,苏沐秋,我听说你在代练,还有个工作室?”
  “对啊,怎么了?”
  “我帮你代练,你包吃包住就行,怎么样?哥的游戏水平你是见过的。”
  “嗯……好吧,成交。最近单子确实有点多,一个人忙不过来。”
  在夕阳余晖照耀下的嘉世网吧门口,两个少年各自的人生中多了一个人。

  “老魏这个不要脸的,又出阴招。沐秋,带皇风公会名称的那个术士,是老魏。怼他!”
  “嗯,知道了。从悬崖哪里,可以包抄。”
  “呦~苏沐秋大大什么时候也这么心脏了?”
  “呵呵^_^,阿修,一会儿该接沐橙了”
  “嗯,知道了,打完老魏再去。”
  在狭小的房间里,两个少年似乎习惯了彼此的陪伴,习惯了三个人的生活。

  “喂,沐秋大大,你出去买个东西怎么这么久?”
  “今天超市打折,人比较多,慢了一点。我已经在过马路了,马上就能到家。沐橙呢,你接… 嘣——”
  “沐秋?沐秋?!苏沐秋?!”
    …………
  “谁是病人家属?”
  “我是。”叶修搂哭泣的苏沐橙,询问医生。“他怎么样?”
  “命是保住了,但是大脑受创,如果十天内不清醒过来,以后就难说了。”
  “好,谢谢您。”
  “对了,记得把手术费交了。”
  “好,谢谢。”叶修深吸了一口气,安抚苏沐橙。
  …………
  “谢谢你,陶轩。”
  “没事,就是预支你以后的工钱,你都是我战队里的队长了,这点事没什么。”
  在十七八岁的时候,少年长大了,开始努力习惯没有了另一个人的生活。而另一个少年却像睡美人一样沉睡了,不知何时才能醒来。

  “苏沐秋大大,我又来了。你知道吗,我用君莫笑赢得了冠军。我准备退役了,君莫笑打算给包子,你知道的,我跟你说过的,包子入侵,包荣兴。他那连哥都摸不透的套路,再用上君莫笑一定会给老韩他们一个惊喜。”
  “对了,沐秋,这是我的第四个冠军了,你欠了我四个冠军呢,你怎么赔?你现在吃的、穿的、用的,都是我和沐橙买的。唔,就把你自己赔给我吧。你要陪我一辈子。”
  在洁白的病房里,长大了的少年握着沉睡的少年的手,带着微笑,许下了一生的承诺。
  无论世事如何变化,我会一直陪着你。这是你欠我的,你要赔给我你的一辈子。

[昊翔]循环回放

21点43分27秒
“唐昊?唐昊!我去,你他娘能不能别走神!”
  谁的声音?很熟悉。
  睁开眼,看见一个黄毛正瞪着眼看着自己。
  “孙翔?你怎么在这儿?”
   “什么叫我怎么在这儿?日天,你走路走傻了?是你晚上闲着没事拉我出来吃宵夜的好吗!”
  晚上……宵夜……孙翔……不,不对!孙翔不应该在这儿!他应该……
  “唔……”头好疼!他应该什么?我忘了什么?
  “喂,你怎么了?”
   “孙翔……”头不太疼了,但是我好像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……不管怎样都想不起来……
  我放下紧抓着头的手,向旁边伸去,抓住孙翔的胳膊。我只知道,这个人,不能放开,如果放开……
  “你能忘记啥啊?不会是想赖帐,不想请客了?”孙翔甩开我的手,先一步走向街对面的烧烤摊。
  “不……不要……别过去!!孙翔!!!”
  21点53分27秒
  “嘣!”我看见孙翔的血撒在地上,撒在我的眼前。
  “不……不应该是这样……明明……明明死的人……是我……”
  我想起来了,我想起来了……
   那天晚上,我约孙翔出来,打着吃夜宵的名义,是想和他表白。
  但是,刚要到预定地点附近的马路时,我被一辆车撞了。我记忆中最后一幕,就是孙翔慌张、震惊、绝望的脸,和我飞出去的血。
  可是为什么,我还活着,孙翔却死了?!

一天后
“你好,您是唐昊先生吗?我知道您失去了挚爱,我们有个方案,有可能让你的爱人,孙翔先生,起死回生。您能不能先不要火化孙翔先生的遗体。详细的,我们当面谈。”
  我去和那个人见了面,他说他们可以凭借孙翔的遗体和他们的机器,让孙翔的精神重回到死前十分钟的时候。说不定,孙翔可以不死。
  我知道,他们可能是骗子,这个方案可能会失败,但是,这是我唯一的希望。孙翔,你知道吗,我才发现,我竟然那么爱你。
  “唐昊先生,请签字。”

“孙翔先生,请签字。”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看懂最后一句了吗?